第六章初見豹爺
作者:焚天孔雀      更新:2019-06-20 18:52      字數:5956
  在這如行尸走肉的幾天里,陳智陷入了極度的孤獨和恐懼中。很自然的他先懷疑到了自己的精神狀態,懷疑自己是不是得了妄想癥,沒有存在過郭老師,沒有尸體,沒有鬼影人,是他一個人在幻覺中找到那個廢棄工廠,然后放了火。

  在這段時間里,有一件奇怪的事情發生了,就是那張郭老師留給他的紙條竟然消失了,陳智到處都找不到,走之前他非常清晰的記得把紙條夾到了一本書里。所有關于這個郭老師存在過的證據都消失了,沒有尸體,沒有紙條,除了,那塊表。

  對了,還有那塊表,陳智從大衣里懷中取出那塊歐米茄手表,這塊表一直都被他隨身帶著。這表不會是我精神失常后在路上撿的吧?陳智在極端的懷疑著自己。

  一個電話把陳智又帶回了現實世界,養老院打電話來,要繳費了。看來世界沒有滅亡,生活還在繼續,陳智嘆著氣。他現在需要做的是把這塊手表賣了,去交他爸的養老院管理費。

  陳智先在淘寶上搜了一下,沒有和那塊表一模一樣的,一塊差不多的古董表賣價四萬多。那么多錢,陳智可不敢想,他下了樓,向市中心的商業街走去。

  剛走到小區門口,該死不死的又碰到那個惡心的狗是非,狗是非看見他非常興奮。快步走過去攔住了陳智。

  “呦,出來啦?又去哪兒偷啊?不然你給我磕個頭,我讓我爸給你疏通疏通”狗是非眉飛色舞的說。

  陳智沒理他,繼續往前走,被狗是非一把拉住。狗是非用手指叩著陳智的腦門咚咚作響,大聲喊道:“怎么的?你不是挺囂張么?怎么不裝了?告訴你,別讓老子再看見你,不然見你一次打你一次。”

  陳智沒還嘴,讓狗是非放完狠話,繼續走他的路,任憑著狗是非他們在后面哈哈大笑。陳智感覺自己已經麻木了,他現在只是一個為生存而拼命掙扎的人。

  陳智找到了商業區的一家寄賣行,他見到牌匾上寫著“常年收購黃金貂皮古董”。陳智走進店門,店內的裝修很雅致,中式的擺設。店內有一個二十多歲的小伙計在打掃衛生,見到陳智進來問:“先生你好,請問有什么事嗎?”

  “我想看看我這塊表能賣嗎?”陳智從里懷中把那塊歐米茄掏了出來。

  小伙計伸手把表接過來,看了一看,說:“這塊表我看不清,您等一下。”說著,他走到內室去,喊了一聲:“姐,你出來看看這個。”

  過了一會,一個中年婦女走了出來,這個女人微胖,很白,滿手帶著翡翠黃金的戒指。

  這女人把手表拎起來仔細看了看,擠出個笑臉問陳智:“哪兒來的呀?想賣多錢?”

  “朋友送的,你給個價吧。”陳智有點尷尬。

  那中年女人輕蔑的笑了一下,對陳智說:“這樣吧,我照兩張照片,問問有沒有買主,你把電話留下吧。”

  她看陳智有些猶豫,就笑著說:“放心吧!我們這什么貨都收過,留個照片沒事。”

  陳智知道,這胖女人把他當成賊了,他把手表給她們照了像,留下電話,匆匆的離開了。

  第二天中午,陳智正準備打兩個應聘電話碰碰運氣,忽然,手機響了。

  陳智接通了電話,對方聲音沙啞,聽起來是個老頭。

  “你好,我想看看那塊表”

  “好的,你在那家店里么?我帶表過去。”陳智說。

  “我去接你,我知道你在哪里”對方說完就掛了。

  “真特么邪了”,陳智納悶的說,“這特么剛拍完鬼片又跟我拍特工片嗎?”

  大概過了十多分鐘,手機又響了,還是那個聲音說:“下來吧,我在樓下。”陳智跑到陽臺一看,下面停著一臺黑色的路虎,隱約看見開車的司機是個黑衣人,帶著墨鏡,陳智心里想,真特么是特工啊!

  陳智帶著表非常坦然的走了下去,他心里想著,老子都見過鬼了還怕見你們特工?都盡情的來吧!

  當他走到車前的時候,車后窗開了,一個老頭的臉露了出來。這個老頭五十多歲的年紀,花白頭發,很精神,從眼神里就能看出來是個精明到骨頭里的人。

  老頭非常友善的笑了笑,招招手說:“小伙子,上來吧!”

  陳智上車后車就開了,他想問老頭要去哪里,老頭依然和顏悅色的跟他說,別急,等會你就知道了。

  車開了很久,到了Z市的一個著名的風景區,千華山的腳下。千華山的風景很美,山的附近開著很多陳智吃不起的高級飯店。老頭帶著陳智來到山西側一個寂靜無人的偏僻區域,這里有一個人工湖,后面是一棟精致的中式別墅,別墅的匾額上寫著“避世閣”。

  陳智沒想到,在Z市還有這么青山綠水,世外桃源的地方。還是有錢好啊,他心里默默的想著,隨老頭進了別墅。

  經過了幾處庭院景致,陳智進到了正廳,進門一看,這室內的裝修非常考究。到處都是實木的明清家具和古董擺件。東方裝飾的精美和細膩在黑色絲綢的襯托下,發出的光芒近乎神秘。大廳的中間是一組非常豪華的真皮沙發,沙發后站了幾個魁梧的大漢,都非常的嚴肅,沙發中間坐著了一年輕人,正低頭喝著茶。

  老頭走上前來,向年輕人微微鞠了一躬,畢恭畢敬的說,:“豹爺,他來了。”

  陳智打量了一下老頭口中的豹爺,這是個頗為英俊的男人,二十八九的年紀,八字眉,穿著深黑色的唐裝正在不緊不慢的喝著茶,。

  他看見陳智進來,放下手中的茶碗。指著對面的沙發說:“坐”。

  陳智佯裝鎮定的走過去坐了下來,他感覺這里的氣氛非常嚴肅緊張,大家好像都圍著這個豹爺一個人呼吸。

  “把手表拿出來我們看看吧。”老頭先說話了。

  陳智把表拿了出來,遞了過去,老頭拿起表仔細看了看,對豹爺點點頭。接著問:“小兄弟,別害怕,告訴我們這表是哪來的?要說實話。”

  “沒什么,就是以前的一個老師送的,你們要是不買我就回去了。”陳智告訴自己別讓這陣勢給嚇住了。

  “買是肯定的,還會給你個好價錢。但是你要告訴我們,是誰送給你的,什么時候在哪里送給你的。”老頭依然和顏悅色的說道。

  陳智有點心虛了,畢竟這表的來歷不明。他還有點生氣,心想你們又不是警察,憑什么都拿我當犯人審。

  “是我的小學老師送我的,我小時候他覺得我特別可愛就送我了,行了吧?你要不買我就走了”陳智站起身來。

  “坐下”陳智感覺肩膀一疼,身體被很大的力量重重的壓在沙發上。后面不知什么時候上來了一個彪形大漢,把陳智按了回去。

  陳智剛要叫喊,看見那個叫豹爺的年輕人站了起來。

  豹爺把臉靠近陳智,挑起八字眉看著陳智的眼睛。陳智看到他的眼睛是深灰色的,好像兩潭深不見底的湖水,能看穿人心。

  豹爺輕輕的招了一下手,一個身穿黑衣的壯碩男人走過來,掏出一把手槍頂在了陳智的太陽穴上。

  豹爺輕描淡寫的說:“我現在問你問題,說謊,你就死了,明白嗎?”

  這時候的陳智是徹徹底底的被嚇住了,滿頭的汗,像小雞啄米一樣的點頭。其實從進到房間的那一刻起,陳智就對這個叫豹爺的年輕人有一種本能的恐懼,雖然這個人年紀不大,但渾身散發出來的氣場卻讓人不敢接近,他現在站在陳智面前,就如同一個青面獠牙的鬼差,在地獄門前審判著陳智的生死。

  “表,是哪來的?”豹爺輕聲問。

  “是我一個小學老師的,他死了,尸體在倉庫里……”陳智現在完全沒有隱瞞的年頭了,而且,他為什么要隱瞞?他把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的說了一遍,。末了,他說:“我不是偷表,郭老師真說要給我了,我想給他報仇來的,但警察不信我……。”

  豹爺揮手打斷了他的話,問:“那紙條呢?”

  “丟了,放在家里就不見了,我明明收好了。”陳智無辜的說。

  豹爺聽到這里好像相信了,擺擺手把槍撤了去,從茶幾上拿出一張照片給陳智看,問:“是他么?”

  陳智一看,那照片上的正是郭老師。
云南快乐时时彩今天